默克尔“主席”的非官方施政纲要

  默克尔“主席”的非官方施政纲要

  向长河(国际问题学者)

  德国7月1日起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,一周后,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往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,介绍她在轮值期间的施政计划。这也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默克尔的首次外访。

  一般来说,半年一次的欧盟轮值主席国轮换不是什么大事,但德国的轮换和默克尔此行引起欧洲乃至世界舆论的广泛关注,原因不外乎几个方面:其一,德国作为欧盟头号大国,其轮值期间必然会有更多作为;其二,默克尔若不寻求连任,这将是她政治生涯中最后一次任欧盟轮值主席,因此恐怕要做些大事;其三,更重要的是,后疫情时代欧盟向何处去,需要默克尔引领。

  按照默克尔在欧洲议会的讲话,接下来德国在轮值期内的工作大致分为三大板块:一是团结一致抗击疫情;二是复工复产恢复经济;三是外交上积极拓展。

  加强欧洲的团结和凝聚力,对抗新冠疫情,默克尔的决心很大。据德新社报道,默克尔在欧洲议会表示,在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,她的首要任务就是团结抗疫,以确保欧盟在走出疫情危机后变得更加强大。她指出:“如果我们加强凝聚力和团结,欧洲将战胜危机,比以往更强大。”

  事实上,默克尔能前往布鲁塞尔出席面对面的会议,这本身就是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明证。尽管会议现场议员们全都戴着口罩,隔着空座入座,但总体外部大环境已经跟两三个月之前有天壤之别。7月1日前后,欧洲各国“启封”开放边境,人员和货物流动开始逐步恢复正常。作为一种姿态,法国总统马克龙6月底专门访问德国,法德携手标志着欧洲抗疫步入新阶段。

  德国的抗疫成效在西方世界可谓“一枝独秀”,从极低的病死率到极高的核酸检测水平,从娴熟的防控水平到老百姓的满意度,德国可以说是典范。也正因为如此,默克尔的支持率大幅攀升且持久维持在70%以上,按照此架势完全可以五度连任总理,不过现阶段默克尔极力否认会寻求连任。

  有了德国样板,默克尔有底气在团结抗疫问题上发出呼吁。以谨慎著称的默克尔依然认为不要盲目乐观,她说疫情危机是一个严峻挑战,27个成员国保持团结极其必要。近几个月来,欧盟成员国政府有时单独行动来确保医疗用品保障以及关闭边境,欧盟团结由此受到了考验。她指出,新冠疫情正显示出“否认事实的民粹主义”的局限性,“控制疫情不能靠谎言和虚假信息,也不能靠仇恨和煽动”。

  推动欧盟经济复苏是默克尔最核心、最艰巨的任务,其中联合复苏基金的设立是关键。受疫情冲击,欧盟经济复苏困难重重,各方预计今年欧盟和欧元区经济萎缩比此前预期更严重,明年复苏也将更缓慢。因此,为巨额经济刺激计划寻求折中方案是默克尔的重点任务。

  今年5月,默克尔与马克龙建议设立一个500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,由欧盟共同举债提供经费。这对德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举措,打破了它长期以来反对任何共同举债的立场。此后,欧盟委员会建议扩大规模,提出设立7500亿欧元复苏基金的计划,主要由拨款构成,将与欧盟2021年至2027年长期预算挂钩。此举面临“节俭四国”(即奥地利、丹麦、荷兰和瑞典)的抵制,它们反对拨款,不愿不加条件地白给钱。

  当务之急,是欧洲各国尽快就复苏基金和欧盟长期预算方案达成一致。默克尔在欧洲议会说,希望能在今年夏天就此达成协议,但这需要各方让步和妥协。

  对外关系上,默克尔面临几大任务:一是与英国关系,二是美欧关系,三是对华关系。

  一段时间以来,欧盟与英国在商讨“脱欧”后新伙伴关系协议方面进展缓慢。默克尔对欧洲议会说:“说得客气些,到目前为止谈判进展甚微。”默克尔表示,德国将继续争取在年底前与英国签署新的伙伴关系协议,但欧盟也应该为2021年开始的突然分裂做准备。

  自上台开始,特朗普对默克尔极其不友善,德美关系就没消停过,欧美之间也龃龉不断。从伊朗核问题到中导条约,从气候变化到数字税,欧美在安全、经贸和国际治理等方面都出现严重分歧,许多专家认为欧美关系已发生“结构性变化”。

  最近,特朗普宣布将大幅削减驻德美军人数,计划扩大对“北溪-2”管道项目制裁,引发德国广泛愤怒。在欧美分歧日益凸显、美国大选即将到来的大背景下,如何妥善处理欧美关系,是“掌舵者”默克尔需要面对的棘手问题。

  反对伴随疫情到来的政治病毒,反对贸易保护主义,提倡多边主义,这是默克尔与中国的共识。从默克尔表态看,她对中欧关系充满期待。默克尔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由于新冠疫情,原定于9月召开的中欧峰会无法按期举行,但她仍希望延期后召开。

  这些未经柏林认可的非官方施政纲要,未来半年默克尔“主席”工作如何开展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【编辑:叶攀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keciabella.com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