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 玛格南图片社 MagnumPhotos玛格南图片社
一场突然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(COVID-19)疫情,让大部分常在路上的玛格南摄影师也过上了居家隔

原创 玛格南图片社 MagnumPhotos玛格南图片社
一场突然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(COVID-19)疫情,让大部分常在路上的玛格南摄影师也过上了居家隔

原创 玛格南图片社 MagnumPhotos玛格南图片社
一场突然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(COVID-19)疫情,让大部分常在路上的玛格南摄影师也过上了居家隔离的生活。成员们决定采取主动,在这个艰难时期彼此分享信息、近况,以及在疫情期间拍摄的新作。
他们的作品以图片和文字的形式发布。前六期的《玛格南疫情日记》作品都由项目负责人、摄影师彼得·范·阿格塔梅尔(Peter van Agtmael)选出。
从第七期起,图片则由摄影师克里斯蒂娜·德·米德尔(Cristina de Middel)挑选整理。通过摄影师们的个人笔记与思考,呈现每一位成员的独特视角和经历。
Antoine d’Agata
法国,波尔多
2020年4月
“新冠疫情期间的Bagatelle医院。”
© Antoine d’ Agata | Magnum Photos
Martin Parr
英国,英格兰,布里斯托
2020年
“新冠疫情期间,喂食器上的鸽子。”
© Martin Parr | Magnum Photos
Jonas Bendiksen
挪威
2020年4月8日
“这几个晚上,我一直在家里忙着到处修修补补。有一次,我想用剩余的材料搭一个小棚,正在锯木板,结果锯子一下子没拿稳,砸进了我左手的骨头。
当时Anna正准备出去跑步,但还没出门,于是我们让邻居帮忙照顾还在睡觉的孩子们,然后去了Anna的诊所里包扎。
锯子是把好锯子,但幸好没有那么锋利,我也幸运地没伤到肌腱,所以算是有惊无险。”
© Jonas Bendiksen | Magnum Photos
Nanna Heitmann
俄罗斯,莫斯科
2020年5月
“胜利日75周年的纪念游行被取消了。只有空中阅兵。
一些好奇的看客打破了封锁的规定。但在场的大部分都是记者。”
© Nanna Heitmann | Magnum Photos
俄罗斯,莫斯科
2020年4月
“第五十二医院转业接待新冠患者。图为Vanyukov医生办公室里的鱼缸。”
© Nanna Heitmann | Magnum Photos
Bruno Barbey
法国,巴黎
2020年5月8日
“新冠疫情期间的杜乐丽花园。”
© Bruno Barbey | Magnum Photos
法国,巴黎,文森森林
2020年5月4日
新冠疫情。
© Bruno Barbey | Magnum Photos
Emin Özmen
土耳其,伊斯坦布尔
2020年
“由于全球新冠疫情,伊斯坦布尔的市政职工每天都会给地铁消毒五次。”
© Emin Özmen | Magnum Photos
“伊斯坦布尔的市政职工在分发食物包裹。
新冠疫情和封锁措施导致失业率大幅上升,许多家庭因此受到影响。”
© Emin Özmen | Magnum Photos
Jean Gaumy
法国,诺曼底,费康,市政厅
2020年5月11日
“免费分发可反复洗涤使用的布口罩(每人一只)。市政府采购了四万只口罩,设置了七个领取点。”
© Jean Gaumy | Magnum Photos
Jérôme Sessini
法国,孚日
2020年5月9日
“法国东部受新冠疫情影响尤其严重。图为采取封锁措施后的景观。”
© Jérôme Sessini | Magnum Photos
Cristina de Middel
巴西,伊塔卡雷
2020年5月7日
“人们在伊塔卡雷钓鱼。
所有商家都关门了,在近期乃至未来,收入来源都充满不确定,因此许多人开始用钓鱼解决三餐。
这不仅让没法上学的孩子有事可做,也能稍微帮补一下家用。”
© Cristina de Middel | Magnum Photos

玛格南图片社微博及微信ID:@MagnumPhotos

原标题:《玛格南疫情日记Vol.9》
阅读原文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